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抒情诗歌

抒情诗歌

刻骨的无题

2020-11-12 09:23:43 抒情诗歌 admin
轻轻地 轻轻地推开窗看 月光在芭蕉叶上跳舞浓的化不开的想一不小心闪了鸣蛩的腰翩舞的蛾儿小心冀冀地绕过青柳的发默默丈量 我和你的距离是天涯 是咫尺还是咫尺天涯倘若 昨夜没有夜雨你会替我剪去窗前的烛花吗倘若 芭蕉不再舒卷你会念叨我的名

轻轻地 轻轻地推开窗

看 月光在芭蕉叶上跳舞

浓的化不开的想

一不小心闪了鸣蛩的腰

翩舞的蛾儿

小心冀冀地绕过青柳的发

默默丈量 我和你的距离

是天涯 是咫尺

还是咫尺

天涯

倘若 昨夜没有夜雨

你会替我剪去窗前的烛花吗

倘若 芭蕉不再舒卷

你会念叨我的名字吗

俯身拾起寄北的遥想

湿漉的心

任由孤寂的夜伴奏凄惶

细腻的夜

任由文字在花笺上流淌

流淌成雨的疏狂

高山流水凤求凰

我无言以对

只能掂起忘却的记忆

贴上你的名字 由着清风

肆无忌惮的洗涮我高高耸起的脸颊

凝听 沉重的跫音在夜光里

踏碎斑鸠的梦

一丝淡淡的忧悒

和着芭蕉的癫狂一同放逐

放逐在

——寂寞的小巷

刹那间惊觉

缘来 刻骨的无题

已经与你一起

涨满了

满了巴山的秋池

我和村庄

标签:村庄,烟火,一同

文;遗失的心跳

村庄在天空上冒着不灭的烟火

我从村庄里走来

大地烙上了我的脚印

村庄烙上了我的脚印

在四十年以前

那些青葱的岁月

伴着旧屋一同老去

屋上的青瓦成了碎片

填埋成长的脚印

村庄成了新的村庄

我成了后来的人

姑娘穿上嫁衣

搬进我的屋里

我便劳作村庄

劳作田野

劳作现在与未来之间

村庄依旧冒着不灭的火焰

标签:距离,我和,丈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