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伤感诗歌

伤感诗歌

只剩一声叹息

2020-11-27 10:53:58 伤感诗歌 admin
时光在身边悄然走过年轻的心在花开花落间只看到了色彩的变幻感到的只有世界的精彩突然有一天看到秋枝上的枯叶镜中的容颜在这一刻时光在心中重重走过痛得有点不知所措瞬间多少年有多少往事值得回忆 【原创】我从童年伙伴的墓前走过标签:走过,故乡,童年【原

时光在身边悄然走过

年轻的心

在花开花落间

只看到了色彩的变幻

感到的只有世界的精彩

突然有一天

看到秋枝上的枯叶

镜中的容颜

在这一刻

时光在心中重重走过

痛得有点不知所措

瞬间多少年

有多少往事值得回忆

【原创】我从童年伙伴的墓前走过

标签:走过,故乡,童年

【原创】 我从童年伙伴的墓前走过 作者/乔弘万

我回到阔别多年的故乡

只为了证明,我曾是这里的过客

我努力寻找童年的记忆,

但全然没了芦苇的婀娜和杨树叶的婆娑

只见一排排呆板的,农舍

却丢失了外公的祠堂、故园、影壁和碾砣

光秃的街道:没有树木、没有绿意、

没有优哉游哉散步的家犬,也没有

引颈惊叫的、当年当街的白鹅

没有池塘、没有绿波更没有了

古屋檐下、呢喃的乳燕和

春燕啄细泥——精心修筑的燕窝

整个村庄全是陌路人

带着疑问眼神,把我上下打量——看我蹒跚路过

外公曾在南坡为太外婆修过——

一座雕有双龙高碑,早已不知去所

一位拄杖老者,指着那碑址说——

早被‘红卫兵’处理给路人,踩着过河

我来到母亲的大沽河准备找回石碑

捐给博物馆,只听大沽河水呜呜咽咽

我说出一连串,少年时候同伴的乳名

问老者:这些人如今过的如何

老者疑惑地望着我,终于对我说:

一半作古、一半痴呆、一半不知下落

老者礼貌地笑问我,你究竟是谁——

怎么会知道,村里老人的乳名这样多

当他知道我的身世时,忽然眼睛一亮,原来——

你是表叔,快快进屋里坐

老者名叫来福,自称是外公弟子

曾经与她姑姑一起,跟我外公上过冬学

来福神秘的对我说,表叔刚才提过——

童年的伙伴中,一个女孩名叫春娥

大炼钢铁时节,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