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节日诗歌

节日诗歌

永寿人民欢天喜地过大年

2020-11-11 09:09:40 节日诗歌 admin
不知不觉,春节一天一天越来越近了。大约过了腊月半间,永寿县城的街道里,就天天跟赶会逢集似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大街小巷,所有的商店货铺里,各种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一直摆到店门外。人流如潮,汹涌不息。置办年货的人们肩扛手
不知不觉,春节一天一天越来越近了。大约过了腊月半间,永寿县城的街道里,就天天跟赶会逢集似的,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大街小巷,所有的商店货铺里,各种各样的商品琳琅满目,一直摆到店门外。人流如潮,汹涌不息。置办年货的人们肩扛手提,嘟噜着大袋,提溜着小包,拥来挤去,匆匆行走在一阵阵凛冽的寒风之中。盼望过年的孩子们兴高采烈,欢天喜地,追打嬉闹,时不时在人群里扔出一个个炮仗来,噼里啪啦响。通往乡下的客车里,进城采购年货的人们、打工回家过年的人们,挨挨挤挤,简直像插玉米棒子;包包蛋蛋太多了,车内过道、座位上塞满了东西,车顶的大货架上累赘得跟小山一样。他们个个喜形于色,嘻嘻哈哈打着招呼,叽叽喳喳谝着闲传。可以看出来,过年的感觉是多么好啊!特别是回家过年的感觉更是激动人心。 过去曾有这样的说法,“腊月穷汉比马快”、“年好过月难过”。其实,在我们中国人的心目中,过年始终不同于普通意义上的过节。大家把过年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不论是富人还是穷人,都要倾其所有精心准备一番,红红火火享受一下。所以,旧历年不但是隆重的、热闹的,更是喜庆的、祥和的。随着年关逼近,年的氛围随处可见,浓浓的年味扑鼻而来。

。正是隆冬腊月的天气,北风呼啸,寒气袭人,刺入肌骨。随着创卫工程的顺利过关,整个县城空前亮丽起来,这是多么大的喜事啊!马上要过年了,辛辛苦苦一年的环卫工人又整日迎着寒风,从早到晚,在大街上默默地忙碌着。有的一遍又一遍清扫着街道;有的一片又一片捡拾着绿化带里的垃圾;有的手拿着长长的竹竿,将一个个红灯笼高高地挂上了街边的法桐树;有的将荧光线蛇缠葫芦似的绕上了树身;有的爬上树将荧光棒系在了树枝上;有的来到了广场的花园里,把一束束纸花绑上了木槿、绑上了玉兰树。。。。。。为了能让全县人民能真正度过一个安乐祥和的节日,这些城市的化妆师和美容师们,人人出力,个个动手,精心打扮着城市这位美丽的姑娘。你看,干净宽阔的西兰大街两边,一棵棵法桐树上,小红灯笼、大红灯笼错落有致,高高挂起。在八卦型的颐和广场上,那高大气派的“寿”文化雕塑之下,以十二生肖为图案的鼓灯红红的,圆圆的,个个侧立,摆布成环形,紧紧围绕着一个鲜红的、硕大的、立体的“寿”字。它与空中的几十个不同字形的“寿”字相得益彰,交相辉映,煞是好看。在八个卦位上,八个花园边上分别悬挂着一串串、一行行大红灯笼。花园里的柿子树都挑起了红红火火的小灯笼,木

槿、玉兰等观赏树木都绑上了一枝枝、一束束纸花。鲜红的像桃花,粉红的像杏花,一簇簇,一片片,你不让我,我不让你,争奇斗艳,璀璨夺目,真可谓不是春天,胜似春天。再看,那颐和广场西口,在云纹剪纸“福寿”文化的灯柱间,一嘟噜又一嘟噜“春”字形大红灯笼,更是画龙点睛地凸现了“福寿同春”、“福寿迎春”福寿的深意,实在让人大开眼界。“隋唐夏宫春来早,盛世永寿福常驻。”在永寿县城,人们到处看到的是欢乐喜庆的场面,迎春接福的场面。如今,改革开放几十年,党的政策像春风化雨,像温暖的阳光,普洒广阔的田野乡村,各项事业蒸蒸日上,农村面貌日新月异,千家万户的日子过得一年比一年滋润了,一年比一年红火了。在这辞旧迎新的关键时刻,人们的心里多像一眼活泼泼的泉水,咕嘟咕嘟的,发自内心的是兴奋,是喜悦,是激动,掩饰不住的也是兴奋,也是喜悦,也是激动。要过年了,无论是家,还是国,无论是单位,还是个人,是该美美庆祝一下了。天降吉祥,飞雪迎春。腊月二十七这天,入冬以来第一场雪从浩浩渺渺的天国降临了!像鹅毛,像芦花,像柳絮,像面粉,像祝福信笺,像天女散花,轻飘飘,舞翩翩,洋洋洒洒,绵绵密密,铺天盖地而来,渭北永寿一下子笼罩在雾茫

茫、白花花的雪幕之中。这雪落在莽莽荡荡的黄土沟壑里,落在驱驰奔腾的兽脊似的峁梁上,落在广袤的毡子一样的田野里,落在空落落的果园里,更落进了人们干渴已久的心里。屋顶上,广场上,大街上,到处都铺着厚厚的积雪,又绵又暄,那么洁白,那么纯净,仿佛一个美妙的童话世界。那些挂着灯笼的树木,都自然而然成了诗意的雕塑,红是红,白是白,一半红,一半白,如此赏心悦目。那些摄影爱好者,沐浴着扑簌簌的雪花,转来转去,用心为我们摄下了一幅幅最美好的迎春图。“干冬湿年”,这雪是多么及时、多么吉祥、多么贵重的礼物,它为传统的中国年更增添了几份安谧、几多祥和,让年味更加浓郁了。入夜,山城永寿更有让人魅惑的魔力。街灯仿佛擦拭过一样,似乎比往日更亮堂了。一棵棵挂着行道树荧光线的树木,都一下子亮了起来。有白花花的,有蓝莹莹的,有绿幽幽的,有红丝丝的,闪闪烁烁,在清冷的风中,颤颤抖抖,摇曳不已。广场上,各种灯都次第亮起来。最美丽、最抢眼的还是那些迎春的灯笼群展,一盏盏,一串串,红火火的,静悄悄的,投下温暖、祥和的光芒。那些帘子一样披挂整齐的荧光线、荧光棒,一眨一眨,闪烁着,游动着,像小星星,像银色的蝌蚪,流光溢彩,珠光宝气,

烘托出节日的喜庆气氛。从正月十三开始,县城各村耍开了社火。一吃过早饭,那些老把式们就在街口支起社火架子,一招一式装扮起来。他们排着整整齐齐的方阵,穿着节日的盛装,襟飘带舞,大摇大摆,光光鲜鲜走上了街头。永寿的城里乡下把耍社火,多年来一直叫做“耍故事”。所以,更多的内容还是传统的历史故事、经典的戏曲故事、美好的传说故事。有刘关张三战吕布、唐僧师徒西天取经、许仙白蛇断桥相会、金童玉女、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等等。当然,最光彩夺目的还是表现现代生活的故事。你看,那彩车前的大牌子上,人们满怀喜悦的心情,把对生活的期盼、渴望和讴歌,都绘进了精彩的图案,写进了优美的文字:“玉兔踏雪人寿年丰,金龙吐瑞国泰民安”。一条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金黄色巨龙,俯首弓腰,张牙舞爪,意气风发,似在积蓄力量,准备腾空而起。这是多么传神的象征、多么激情的愿望啊!社火队有节奏地慢慢向前移动着,观者如潮。他们走到哪里,哪里便热闹起来。正月十五闹元宵。这天,春风荡漾,阳光灿烂。热爱生活、豪情满怀的永寿人民也尽情尽意地闹了起来。偌大的颐和广场上,全县秧歌、锣鼓大赛正在紧张有序地进行。围观的群众里三层外三层,团团围定了赛场。秧歌队花花

绿绿,彩服盛装,个个容光焕发,精神抖擞,仿佛天女下凡。她们和着音乐的旋律和节奏,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像采茶,像扑蝶,像绣花,像织布,有微风之轻快,有静水之柔媚,不时博得一阵阵掌声。相比秧歌舞之纤巧柔美,锣鼓更让人热血沸腾,心潮澎湃。那些敲锣打鼓的男人们,雄纠纠,气昂昂,摆出一副不可一世架势。他们谁也不服谁,个个像敏捷的猴子一样,环绕着鲜红的大鼓,蹦蹦跳跳,时进时退,忽快忽慢,闪转腾挪,一鼓作气抡圆了胳膊,似乎将吃奶的劲都用上了。那生龙活虎的动作,那激情四射的脸面,那扣人心弦的节奏,让观众喝彩声不断。鼓声、锣声交混回响,滚过头顶,冲上天空,响遏行云,简直像一阵阵轰隆隆的春雷,几乎令人震耳欲聋。这天晚上,朗月高悬,清辉无垠。远远近近的地方,爆竹声疏疏密密,连绵不绝。一盏盏孔明灯忽悠悠升上深邃的夜空,像萤火虫一样轻轻触摸着天上的小星星。随着一声声尖啸,一束束激情的焰火在天空轰然炸响,灿然怒放,魅力四射,像喜悦的火花,像渴望的星星,像幸福的雨露,像丰收的五谷。。。。。。此时,永寿人民欢天喜地过大年的情绪被掀向了高潮。我想,真正的心花怒放,也许就在于此吧。

标签:腊月,车水马龙,过大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