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古风词韵

古风词韵

捣练子.觅

2020-11-08 09:41:56 古风词韵 admin
云雾漫、碧湖清。水上孤舟听鸟鸣。芳草摆头飞絮笑,毕生只懂为声名。 云雾会兮日冥晦,飘风起兮扬尘埃。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标签:译文,注释,云雾出自两汉王逸的《九思》逢尤  悲兮愁,哀兮忧!  天生我兮当闇时,被诼谮兮虚获尤。  心烦憒兮意无聊,

云雾漫、碧湖清。水上孤舟听鸟鸣。芳草摆头飞絮笑,毕生只懂为声名。

云雾会兮日冥晦,飘风起兮扬尘埃。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标签:译文,注释,云雾

出自两汉王逸的《九思》

逢尤  悲兮愁,哀兮忧!  天生我兮当闇时,被诼谮兮虚获尤。  心烦憒兮意无聊,严载驾兮出戏游。  周八极兮历九州,求轩辕兮索重华。  世既卓兮远眇眇,握佩玖兮中路躇。  羡咎繇兮建典谟,懿风后兮受瑞图。  愍余命兮遭六极,委玉质兮於泥涂。  遽傽遑兮驱林泽,步屏营兮行丘阿。  车軏折兮马虺颓,惷怅立兮涕滂沱。  思丁文兮圣明哲,哀平差兮迷谬愚。  吕傅举兮殷周兴,忌嚭专兮郢吴虚。  仰长叹兮气噎结,悒殟绝兮咶复苏。  虎兕争兮於廷中,豺狼斗兮我之隅。  云雾会兮日冥晦,飘风起兮扬尘埃。  走鬯罔兮乍东西,欲窜伏兮其焉如?  念灵闺兮隩重深,原竭节兮隔无由。  望旧邦兮路逶随,忧心悄兮志勤劬。  魂茕茕兮不遑寐,目眽眽兮寤终朝。

怨上  令尹兮謷謷,群司兮譨譨。  哀哉兮淈淈,上下兮同流。  菽藟兮蔓衍,芳虈兮挫枯。  硃紫兮杂乱,曾莫兮别诸。  倚此兮岩穴,永思兮窈悠。  嗟怀兮眩惑,用志兮不昭。  将丧兮玉斗,遗失兮钮枢。  我心兮煎熬,惟是兮用忧。  进恶兮九旬,复顾兮彭务。  拟斯兮二踪,未知兮所投。  谣吟兮中野,上察兮璇玑。  大火兮西睨,摄提兮运低。 

  雷霆兮硠磕,雹霰兮霏霏。  奔电兮光晃,凉风兮怆悽。  鸟兽兮惊骇,相从兮宿栖。  鸳鸯兮噰噰,狐狸兮徾徾。  哀吾兮介特,独处兮罔依。  蝼蛄兮鸣东,蟊蠽兮号西。  蛓缘兮我裳,蠋入兮我怀。  虫豸兮夹余,惆怅兮自悲。  伫立兮忉怛,心结縎兮折摧。

疾世  周徘徊兮汉渚,求水神兮灵女。  嗟此国兮无良,媒女诎兮謰謱。  鴳雀列兮譁讙,鸲鹆鸣兮聒余。  抱昭华兮宝璋,欲衒鬻兮莫取。  言旋迈兮北徂,叫我友兮配耦。  日阴曀兮未光,阒睄窕兮靡睹。  纷载驱兮高驰,将谘询兮皇羲。  遵河皋兮周流,路变易兮时乖。  濿沧海兮东游,沐盥浴兮天池。  访太昊兮道要,云靡贵兮仁义。  志欣乐兮反征,就周文兮邠歧。  秉玉英兮结誓,日欲暮兮心悲。  惟天禄兮不再,背我信兮自违。  逾陇堆兮渡漠,过桂车兮合黎。  赴昆山兮馽騄,从邛遨兮栖迟。  吮玉液兮止渴,齧芝华兮疗饥。  居嵺廓兮尠畴,远梁昌兮几迷。  望江汉兮濩渃,心紧絭兮伤怀。  时昢昢兮且旦,尘莫莫兮未晞。  忧不暇兮寝食,吒增叹兮如雷。

悯上  哀世兮睩睩,諓諓兮嗌喔。  众多兮阿媚,竺屹獬伤住Ⅻbr />  贪枉兮党比,贞良兮茕独。  鹄窜兮枳棘

凤鸟鸣西海。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标签:注释,赏析,鸟鸣

出自唐代李白的《古风五十九首》

其一大雅久不作。吾衰竟谁陈?王风委蔓草。战国多荆榛。龙虎相啖食。兵戈逮狂秦。正声何微茫。哀怨起骚人。扬马激颓波。开流荡无垠。废兴虽万变。宪章亦已沦。自从建安来。绮丽不足珍。圣代复元古。垂衣贵清真。群才属休明。乘运共跃鳞。文质相炳焕。众星罗秋旻。我志在删述。垂辉映千春。希圣如有立。绝笔于获麟。

其二蟾蜍薄太清。蚀此瑶台月。圆光亏中天。金魄遂沦没。螮蝀入紫微。大明夷朝晖。浮云隔两曜。万象昏阴霏。萧萧长门宫。昔是今已非。桂蠹花不实。天霜下严威。沈叹终永夕。感我涕沾衣。

其三秦王扫六合。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断自天启。大略驾群才。收兵铸金人。函谷正东开。铭功会稽岭。骋望琅琊台。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尚采不死药。茫然使心哀。连弩射海鱼。长鲸正崔嵬。额鼻象五岳。扬波喷云雷。鬈鬣蔽青天。何由睹蓬莱。徐巿载秦女。楼船几时回。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

其四凤飞九千仞。五章备彩珍。衔书且虚归。空入周与秦。横绝历四海。所居未得邻。吾营紫河车。千载落风尘。药物秘海岳。采铅青溪滨。时登大楼山。举首望仙真。羽驾灭去影。飚车绝回轮。尚恐丹液迟。志愿不及申。徒霜镜中发。羞彼鹤

鹤上人。桃李何处开。此花非我春。唯应清都境。长与韩众亲。

其五太白何苍苍。星辰上森列。去天三百里。邈尔与世绝。中有绿发翁。披云卧松雪。不笑亦不语。冥栖在岩穴。我来逢真人。长跪问宝诀。粲然启玉齿。授以炼药说。铭骨传其语。竦身已电灭。仰望不可及。苍然五情热。吾将营丹砂。永与世人别。

其六代马不思越。越禽不恋燕。情性有所习。土风固其然。昔别雁门关。今戍龙庭前。惊沙乱海日。飞雪迷胡天。虮虱生虎虮。心魂逐旌旃。苦战功不赏。忠诚难可宣。谁怜李飞将。白首没三边。

其七五鹤西北来。飞飞凌太清。仙人绿云上。自道安期名。两两白玉童。双吹紫鸾笙。去影忽不见。回风送天声。我欲一问之。飘然若流星。愿餐金光草。寿与天齐倾。(此诗另有一作)客有鹤上仙。飞飞凌太清。扬言碧云里。自道安期名。两两白玉童。双吹紫鸾笙。飘然下倒影。倏忽无留形。遗我金光草。服之四体轻。将随赤松去。对博坐蓬瀛。

其八咸阳二三月。宫柳黄金枝。绿帻谁家子。卖珠轻薄儿。日暮醉酒归。白马骄且驰。意气人所仰。冶游方及时。子云不晓事。晚献长杨辞。赋达身已老。草玄鬓若丝。投阁良可叹。但为此辈嗤。

其九庄周梦胡蝶。胡蝶为庄周。一体更变易。万事良悠悠。乃知蓬莱水。复作清浅

流。青门种瓜人。旧日东陵侯。富贵故如此。营营何所求。

其十齐有倜傥生。鲁连特高妙。明月出海底。一朝开光曜。却秦振英声。后世仰末照。意轻千金赠。顾向平原笑。吾亦澹荡人。拂衣可同调。

其十一黄河走东溟。白日落西海。逝川与流光。飘忽不相待。春容舍我去。秋发已衰改。人生非寒松。年貌岂长在。吾当乘云螭。吸景驻光彩。

其十二松柏本孤直。难为桃李颜。昭昭严子陵。垂钓沧波间。身将客星隐。心与浮云闲。长揖万乘君。还归富春山。清风洒六合。邈然不可攀。使我长叹息。冥栖岩石间。

其十三君平既弃世。世亦弃君平。观变穷太易。探元化群生。寂寞缀道论。空帘闭幽情。驺虞不虚来。鸑鷟有时鸣。安知天汉上。白日悬高名。海客去已久。谁人测沈冥。

其十四胡关饶风沙。萧索竟终古。木落秋草黄。登高望戎虏。荒城空大漠。边邑无遗堵。白骨横千霜。嵯峨蔽榛莽。借问谁凌虐。天骄毒威武。赫怒我圣皇。劳师事鼙鼓。阳和变杀气。发卒骚中土。三十六万人。哀哀泪如雨。且悲就行役。安得营农圃。不见征戍儿。岂知关山苦。(一本此下有四句)争锋徒死节。秉钺皆庸竖。战士死蒿莱。将军获圭组。李牧今不在。边人饲豺虎。

其十五燕昭延郭隗。遂筑黄金台。剧辛方赵至。邹衍复齐来。奈何青云

士。弃我如尘埃。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方知黄鹤举。千里独徘徊。

其十六宝剑双蛟龙。雪花照芙蓉。精光射天地。雷腾不可冲。一去别金匣。飞沉失相从。风胡灭已久。所以潜其锋。吴水深万丈。楚山邈千重。雌雄终不隔。神物会当逢。

其十七

金华牧羊儿。乃是紫烟客。我愿从之游。未去发已白。不知繁华子。扰扰何所迫。昆山采琼蕊。可以炼精魄。

其十八天津三月时。千门桃与李。朝为断肠花。暮逐东流水。前水复后水。古今相续流。新人非旧人。年年桥上游。鸡鸣海色动。谒帝罗公侯。月落西上阳。余辉半城楼。衣冠照云日。朝下散皇州。鞍马如飞龙。黄金络马头。行人皆辟易。志气横嵩丘。入门上高堂。列鼎错珍羞。香风引赵舞。清管随齐讴。七十紫鸳鸯。双双戏庭幽。行乐争昼夜。自言度千秋。功成身不退。自古多愆尤。黄犬空叹息。绿珠成衅雠。何如鸱夷子。散发棹扁舟。

其十九西岳莲花山。迢迢见明星。素手把芙蓉。虚步蹑太清。霓裳曳广带。飘拂升天行。邀我登云台。高揖卫叔卿。恍恍与之去。驾鸿凌紫冥。俯视洛阳川。茫茫走胡兵。流血涂野草。豺狼尽冠缨。

其二十昔我游齐都。登华不注峰。兹山何峻秀。绿翠如芙蓉。萧飒古仙人。了知是赤松。借予一白鹿。自挟两青龙。含笑凌倒景。欣然愿

相从。(一本此十句作一首)泣与亲友别。欲语再三咽。勖君青松心。努力保霜雪。世路多险艰。白日欺红颜。分手各千里。去去何时还。(一本此八句作一首)在世复几时。倏如飘风度。空闻紫金经。白首愁相误。抚己忽自笑。沉吟为谁故。名利徒煎熬。安得闲余步。终留赤玉舄。东上蓬莱路。秦帝如我求。苍苍但烟雾。(一本此十二句作一首)

其二十一郢客吟白雪。遗响飞青天。徒劳歌此曲。举世谁为传。试为巴人唱。和者乃数千。吞声何足道。叹息空凄然。

其二十二秦水别陇首。幽咽多悲声。胡马顾朔雪。躞蹀长嘶鸣。感物动我心。缅然含归情。昔视秋蛾飞。今见春蚕生。袅袅桑柘叶。萋萋柳垂荣。急节谢流水。羁心摇悬旌。挥涕且复去。恻怆何时平。

其二十三秋露白如玉。团团下庭绿。我行忽见之。寒早悲岁促。人生鸟过目。胡乃自结束。景公一何愚。牛山泪相续。物苦不知足。得陇又望蜀。人心若波澜。世路有屈曲。三万六千日。夜夜当秉烛。

其二十四大车扬飞尘。亭午暗阡陌。中贵多黄金。连云开甲宅。路逢斗鸡者。冠盖何辉赫。鼻息干虹霓。行人皆怵惕。世无洗耳翁。谁知尧与跖。

其二十五世道日交丧。浇风散淳源。不采芳桂枝。反栖恶木根。所以桃李树。吐花竟不言。大运有兴没。群动争飞奔。归来

广成子。去入无穷门。

其二十六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秋花冒绿水。密叶罗青烟。秀色空绝世。馨香竟谁传。坐看飞霜满。凋此红芳年。结根未得所。愿托华池边。

其二十七燕赵有秀色。绮楼青云端。眉目艳皎月。一笑倾城欢。常恐碧草晚。坐泣秋风寒。纤手怨玉琴。清晨起长叹。焉得偶君子。共乘双飞鸾。

其二十八

容颜若飞电。时景如飘风。草绿霜已白。日西月复东。华鬓不耐秋。飒然成衰蓬。古来贤圣人。一一谁成功。君子变猿鹤。小人为沙虫。不及广成子。乘云驾轻鸿。

其二十九三季分战国。七雄成乱麻。王风何怨怒。世道终纷拏。至人洞玄象。高举凌紫霞。仲尼欲浮海。吾祖之流沙。圣贤共沦没。临歧胡咄嗟。

其三十玄风变太古。道丧无时还。扰扰季叶人。鸡鸣趋四关。但识金马门。谁知蓬莱山。白首死罗绮。笑歌无时闲。绿酒哂丹液。青娥凋素颜。(上二句一作)萋萋千金骨。风尘凋素颜。大儒挥金椎。琢之诗礼间。苍苍三株树。冥目焉能攀。

其三十一郑容西入关。行行未能已。白马华山君。相逢平原里。璧遗镐池君。明年祖龙死。秦人相谓曰。吾属可去矣。一往桃花源。千春隔流水。

其三十二蓐收肃金气。西陆弦海月。秋蝉号阶轩。感物忧不歇。良辰竟何许。大运有沦忽。天寒悲风生。夜久众星没。

恻恻不忍言。哀歌逮明发。

其三十三北溟有巨鱼。身长数千里。仰喷三山雪。横吞百川水。凭陵随海运。赫因风起。吾观摩天飞。九万方未已。

其三十四羽檄如流星。虎符合专城。喧呼救边急。群鸟皆夜鸣。白日曜紫微。三公运权衡。天地皆得一。澹然四海清。借问此何为。答言楚征兵。渡泸及五月。将赴云南征。怯卒非战士。炎方难远行。长号别严亲。日月惨光晶。泣尽继以血。心摧两无声。困兽当猛虎。穷鱼饵奔鲸。千去不一回。投躯岂全生。如何舞干戚。一使有苗平。

其三十五丑女来效颦。还家惊四邻。寿陵失本步。笑杀邯郸人。一曲斐然子。雕虫丧天真。棘刺造沐猴。三年费精神。功成无所用。楚楚且华身。大雅思文王。颂声久崩沦。安得郢中质。一挥成斧斤。

其三十六抱玉入楚国。见疑古所闻。良宝终见弃。徒劳三献君。直木忌先伐。芳兰哀自焚。盈满天所损。沉冥道为群。东海泛碧水。西关乘紫云。鲁连及柱史。可以蹑清芬。(此诗一作)竭来荆山客。谁为珉玉分。良宝绝见弃。虚持三献君。直木忌先伐。芬兰哀自焚。盈满天所损。沉冥道所群。东海有碧水。西山多白云。鲁连及夷齐。可以蹑清芬。

其三十七燕臣昔恸哭。五月飞秋霜。庶女号苍天。震风击齐堂。精诚有所感。造化为悲伤。(一本无此下

二句)而我竟何辜。远身金殿旁。浮云蔽紫闼。白日难回光。群沙秽明珠。众草凌孤芳。古来共叹息。流泪空沾裳。

其三十八孤兰生幽园。众草共芜没。虽照阳春晖。复悲高秋月。飞霜早淅沥。绿艳恐休歇。若无清风吹。香气为谁发。

其三十九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霜被群物秋。风飘大荒寒。荣华东流水。万事皆波澜。白日掩徂辉。浮云无定端。梧桐巢燕雀。枳棘栖鸳鸾。且复归去来。剑歌行路难。(此诗一作)登高望四海。天地何漫漫。霜被群物秋。风飘大荒寒。杀气落乔木。浮云蔽层峦。孤凤鸣天倪。遗声何辛酸。游人悲旧国。抚心亦盘桓。倚剑歌所思。曲终涕泗澜。

其四十凤饥不啄粟。所食唯琅Ⅻbr />焉能与群鸡。刺蹙争一餐。朝鸣昆丘树。夕饮砥柱湍。归飞海路远。独宿天霜寒。幸遇王子晋。结交青云端。怀恩未得报。感别空长叹。

其四十一朝弄紫泥海。夕披丹霞裳。挥手折若木。拂此西日光。云卧游八极。玉颜已千霜。飘飘入无倪。稽首祈上皇。呼我游太素。玉杯赐琼浆。一餐历万岁。何用还故乡。永随长风去。天外恣飘扬。(一本无此上二句)

其四十二摇裔双白鸥。鸣飞沧江流。宜与海人狎。岂伊云鹤俦。寄形宿沙月。沿芳戏春洲。吾亦洗心者。忘机从尔游。

其四十三周穆八荒意。汉皇万乘尊。淫乐心

不极。雄豪安足论。西海宴王母。北宫邀上元。瑶水闻遗歌。玉杯竟空言。灵迹成蔓草。徒悲千载魂。

其四十四绿萝纷葳蕤。缭绕松柏枝。草木有所托。岁寒尚不移。奈何夭桃色。坐叹葑菲诗。玉颜艳红彩。云发非素丝。君子恩已毕。贱妾将何为。

其四十五八荒驰惊飚。万物尽凋落。浮云蔽颓阳。洪波振大壑。龙凤脱罔罟。飘摇将安托。去去乘白驹。空山咏场藿。

其四十六一百四十年。国容何赫然。隐隐五凤楼。峨峨横三川。王侯象星月。宾客如云烟。(以上六句一作)帝京信佳丽。国容何赫然。剑戟拥九关。歌钟沸三川。蓬莱象天构。珠翠夸云仙。斗鸡金宫里。蹴鞠瑶台边。举动摇白日。指挥回青天。当涂何翕忽。失路长弃捐。独有扬执戟。闭关草太玄。

其四十七桃花开东园。含笑夸白日。偶蒙东风荣。生此艳阳质。岂无佳人色。但恐花不实。宛转龙火飞。零落早相失。讵知南山松。独立自萧瑟。(此诗一作)芙蓉娇绿波。桃李夸白日。偶蒙春风荣。生此艳阳质。岂无佳人色。但恐花不实。宛转龙火飞。零落互相失。讵知凌寒松。千载长守一。

其四十八秦皇按宝剑。赫怒震威神。逐日巡海右。驱石驾沧津。征卒空九寓。作桥伤万人。但求蓬岛药。岂思农扈春。力尽功不赡。千载为悲辛。

其四十九美人出南国。灼灼芙

蓉姿。皓齿终不发。芳心空自持。由来紫宫女。共妒青蛾眉。归去潇湘沚。沉吟何足悲。

其五十宋国梧台东。野人得燕石。(以上二句一作)宋人枉千金。去国买燕石。夸作天下珍。却哂赵王璧。赵璧无缁磷。燕石非贞真。流俗多错误。岂知玉与珉。

其五十一殷后乱天纪。楚怀亦已昏。夷羊满中野。盈高门。比干谏而死。屈平窜湘源。虎口何婉娈。女媭空婵媛。彭咸久沦没。此意与谁论。

其五十二青春流惊湍。朱明骤回薄。不忍看秋蓬。飘扬竟何托。光风灭兰蕙。白露洒葵藿。美人不我期。草木日零落。

其五十三战国何纷纷。兵戈乱浮云。赵倚两虎斗。晋为六卿分。奸臣欲窃位。树党自相群。果然田成子。一旦杀齐君。

其五十四倚剑登高台。悠悠送春目。苍榛蔽层丘。琼草隐深谷。凤鸟鸣西海。欲集无珍木。鸒斯得所居。蒿下盈万族。晋风日已颓。穷途方恸哭。(以上六句一作)翩翩众鸟飞。翱翔在珍木。群花亦便娟。荣耀非一族。归来怆途穷。日暮还恸哭。

其五十五齐瑟弹东吟。秦弦弄西音。慷慨动颜魄。使人成荒淫。彼美佞邪子。婉娈来相寻。一笑双白璧。再歌千黄金。珍色不贵道。讵惜飞光沈。安识紫霞客。瑶台鸣素琴。

其五十六越客采明珠。提携出南隅。清辉照海月。美价倾皇都。献君君按剑。怀宝空长吁。

鱼目复相哂。寸心增烦纡。

其五十七羽族禀万化。小大各有依。周周亦何辜。六翮掩不挥。愿衔众禽翼。一向黄河飞。飞者莫我顾。叹息将安归。

其五十八我到巫山渚。寻古登阳台。天空彩云灭。地远清风来。神女去已久。襄王安在哉。荒淫竟沦替。樵牧徒悲哀。

其五十九恻恻泣路歧。哀哀悲素丝。路歧有南北。素丝易变移。万事固如此。人生无定期。田窦相倾夺。宾客互盈亏。世途多翻覆。交道方险。斗酒强然诺。寸心终自疑。张陈竟火灭。萧朱亦星离。众鸟集荣柯。穷鱼守枯池。嗟嗟失权客。勤问何所规。

作者简介

李白(701年-762年),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浪漫主义诗人,被后人誉为“诗仙”。祖籍陇西成纪(待考),出生于西域碎叶城,4岁再随父迁至剑南道绵州。李白存世诗文千余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享年61岁。其墓在今安徽当涂,四川江油、湖北安陆有纪念馆。

云雾为屏雪作宫,尘埃无路可能通。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标签:译文,注释,云雾

出自明代高启的《咏梅九首》

琼姿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寂几回开。

缟袂相逢半是仙,平生水竹有深缘。将疏尚密微经雨,似暗还明远在烟。薄瞑山家松树下,嫩寒江店杏花前。秦人若解当时种,不引渔郎入洞天。

翠羽惊飞别树头,冷香狼籍倩谁收。骑驴客醉风吹帽,放鹤人归雪满舟。淡月微云皆似梦,空山流水独成愁。几看孤影低徊处,只道花神夜出游。

淡淡霜华湿粉痕,谁施绡帐护春温。诗随十里寻春路,愁在三更挂月村。飞去只忧云作伴,销来肯信玉为魂。一尊欲访罗浮客,落叶空山正掩门。

云雾为屏雪作宫,尘埃无路可能通。春风未动枝先觉,夜月初来树欲空。翠袖佳人依竹下,白衣宰相在山中。寂寥此地君休怨,回首名园尽棘丛。

梦断扬州阁掩尘,幽期犹自属诗人。立残孤影长过夜,看到余芳不是春。云暖空山裁玉遍,月寒深浦泣珠频。掀篷图里当时见,错爱横斜却未真。

独开无那只依依,肯为愁多减玉辉?廉外钟来月初上,灯前角断忽霜飞。行人水驿春全早,啼鸟山塘晚半稀。愧我素衣今已化,相逢远自洛阳归。

最爱寒多最得阳,仙游长在白云乡。春愁寂寞天应老,夜色朦胧月亦香。楚客不吟江路寂

寂,吴王已醉苑台荒。枝头谁见花惊处?袅袅微风簌簌霜。

断魂只有月明知,无限春愁在一枝。不共人言唯独笑,忽疑君到正相思。歌残别院烧灯夜,妆罢深宫览镜时。旧梦已随流水远,山窗聊复伴题诗。

作者简介

高启(1336-1373)汉族,江苏苏州人,元末明初著名诗人,与杨基、张羽、徐贲被誉为“吴中四杰”,当时论者把他们比作“明初四杰”,又与王行等号“北郭十友”。字季迪,号槎轩,平江路(明改苏州府)长洲县(今江苏省苏州市)人;洪武初,以荐参修《元史》,授翰林院国史编修官,受命教授诸王。擢户部右侍郎。苏州知府魏观在张士诚宫址改修府治,获罪被诛。高启曾为之作《上梁文》,有“龙蟠虎踞”四字,被疑为歌颂张士诚,连坐腰斩。有《高太史大全集》、《凫藻集》等。

鸟鸣识夜栖,木落知风发。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标签:译文,赏析,鸟鸣

出自南北朝谢灵运的《夜宿石门诗》

朝搴苑中兰,畏彼霜下歇。暝还云际宿,弄此石上月。鸟鸣识夜栖,木落知风发。异音同致听,殊响俱清越。妙物莫为赏,芳醑谁与伐?美人竟不来,阳阿徒晞发。

创作背景

  谢灵运于宋景平元年(423年)辞去永嘉太守之职,回到始宁的祖居,又营造了一些新的庄园别墅,其一在石门山上(今浙江嵊县境内)。这首诗写的是诗人夜宿于石门别墅的岩石上的所闻

作者简介

谢灵运(385年-433年),东晋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出生在会稽始宁(今浙江上虞),原为陈郡谢氏士族。东晋名将谢玄之孙,小名“客”,人称谢客。又以袭封康乐公,称谢康公、谢康乐。著名山水诗人,主要创作活动在刘宋时代,中国文学史上山水诗派的开创者。由谢灵运始,山水诗乃成中国文学史上的一大流派,最著名的是《山居赋》,也是见诸史册的第一位大旅行家。谢灵运还兼通史学,工于书法,翻译佛经,曾奉诏撰《晋书》。《隋书·经籍志》、《晋书》录有《谢灵运集》等14种。

离合云雾兮,往来如飘风。全诗译文及注释赏析

标签:译文,注释,云雾

出自魏晋阮籍的《大人先生传》

  大人先生盖老人也,不知姓字。陈天地之始,言神农黄帝之事,昭然也;莫知其生年之数。尝居苏门之山,故世或谓之闲。养性延寿,与自然齐光。其视尧、舜之所事,若手中耳。以万里为一步,以千岁为一朝。行不赴而居不处,求乎大道而无所寓。先生以应变顺和,天地为家,运去势颓,魁然独存。自以为能足与造化推移,故默探道德,不与世同。自好者非之,无识者怪之,不知其变化神微也。而先生不以世之非怪而易其务也。先生以为中区之在天下,曾不若蝇蚊之著帷,故终不以为事,而极意乎异方奇域,游览观乐非世所见,徘徊无所终极。遗其书於苏门之山而去。天下莫知其所如往也。

  或遗大人先生书,曰:“天下之贵,莫贵於君子。服有常色,貌有常则,言有常度,行有常式。立则磬折,拱若抱鼓。动静有节,趋步商羽,进退周旋,咸有规矩。心若怀冰,战战栗栗。束身修行,日慎一日。择地而行,唯恐遗失。颂周、孔之遗训,叹唐、虞之道德,唯法是修,为礼是克。手执珪璧,足履绳墨,行欲为目 前检,言欲为无穷则。少称乡闾,长闻邦国,上欲图三公,下不失九州牧。故挟金玉,垂文组,享尊位,取茅土。扬声名於后世,齐功德於往古。奉事君上,牧养百姓。退营

营私家,育长妻子。卜吉宅,虑乃亿祉。远祸近福,永坚固己。此诚士君子之高致,古今不易之美行也,今先生乃披发而居巨海之中,与若君子者远,吾恐世之叹先生而非之也。行为世所笑,身无自由达,则可谓耻辱矣。身处困苦之地,而行为世俗之所笑,吾为先生不取也。”

  於是大人先生乃逌然而叹,假云霓而应之曰:“若之云尚何通哉!夫大人者,乃与造物同体,天地并生,逍遥浮世,与道俱成,变化散聚,不常其形。天地制域於内,而浮明开达於外。天地之永,固非世俗之所及也。吾将为汝言之。

  “往者天尝在下,地尝在上,反覆颠倒,未之安固。焉得不失度式而常之?天因地动,山陷川起,云散震坏,六合失理,汝又焉得择地而行,趋步商羽?往者群气争存,万物死虑,支体不从,身为泥土,根拔枝殊,咸失其所,汝又焉得束身修行,磬折抱鼓?李牧功而身死,伯宗忠而世绝,进求利而丧身,营爵赏而家灭,汝又焉得挟金玉万亿,只奉君上,而全妻子乎?

  “且汝独不见夫虱之处於褌中,逃乎深缝,匿乎坏絮,自以为吉宅也。行不敢离缝际,动不敢出褌裆,自以为得绳墨也。饥则啮人,自以为无穷食也。然炎丘火流,焦邑灭都,群虱死於褌中而不能出。汝君子之处区内,亦何异夫虱之处褌中乎?悲

夫!而乃自以为远祸近幅,坚无穷也。亦观夫阳乌游於尘外,而鹪鹩戏于蓬艾,小大固不相及,汝又何以为若君子闻於余乎?

  “且近者,夏丧於商,周播之刘,耿薄为墟,丰、镐成丘。至人未一顾,而世代相酬。厥居未定,他人已有。汝之茅土,谁将与久?是以至人不处而居,不修而治,日月为正,阴阳为期,岂吝情乎世,系累於一时,乘东云,驾西风,与阴守雌,据阳为雄。志得欲从,物莫之穷。又何不能自达而畏夫世笑哉?

  “昔者天地开辟,万物并生。大者恬其性,细者静其形。阴藏其气,阳发其精,害无所避,利无所争。放之不失,收之不盈;亡不为夭,存不为寿。福无所得,祸无所咎;各从其命,以度相守。明者不以智胜,暗者不以愚败,弱者不以迫畏,强者不以力尽。盖无君而庶物定,无臣而万事理,保身修性,不违其纪。惟兹若然,故能长久。今汝造音以乱声,作色以诡形,外易其貌,内隐其情。怀欲以求多,诈伪以要名;君立而虐兴,臣设而贼生。坐制礼法,束缚下民。欺愚诳拙,藏智自神。强者睽视而凌暴,弱者憔悴而事人。假廉而成贪,内险而外仁,罪至不悔过,幸遇则自矜。驰此以奏除,故循滞而不振。

  “夫无贵则贱者不怨,无富则贫者不争,各足於身而无所求也。恩泽无所归,则

死败无所仇。奇声不作,则耳不易听;淫色不显,则目不改视。耳目不相易改,则无以乱其神矣。此先世之所至止也。今汝尊贤以相高,竞能以相尚,争势以相君,宠贵以相加,趋天下以趣之,此所以上下相残也。竭天地万物之至,以奉声色无穷之欲,此非所以养百姓也。於是惧民之知其然,故重赏以喜之,严刑以威之。财匮而赏不供,刑尽而罚不行,乃始有亡国、戮君、溃败之祸。此非汝君子之为乎?汝君子之礼法,诚天下残贼、乱危、死亡之术耳!而乃目以为美行不易之道,不亦过乎!

  “今吾乃飘颻於天地之外,与造化为友,朝飧汤谷,夕饮西海,将变化迁易,与道周始。此之於万物,岂不厚哉!故不通於自然者,不足以言道;暗於昭昭者不足与达明,子之谓也。”

  先生既申若言,天下之喜奇者异之,慷忾者高之。其不知其体,不见其情,猜耳其道,虚伪之名。莫识其真,弗达其情,虽异而高之,与向之非怪者,蔑如也。至人者,不知乃贵,不见乃神。神贵之道存乎内,而万物运於天外矣。故天下终而不知其用也。

  逌乎有宋,扶摇之野。有隐士焉,见之而喜,自以为均志同行也。曰:“善哉!吾得之见而舒愤也。上古质朴纯厚之道已废,而末枝遗华并兴。豺虎贪虐,群物无辜,以害为利,殒性亡驱。

吾不忍见也,故去而处兹。人不可与为俦,不若与木石为邻。安期逃乎蓬山,用李潜乎丹水,鲍焦立以枯槁,莱维去而逌死。亦由兹夫!吾将抗志显高,遂终於斯。禽生而兽死,埋形而遗骨,不复返余之生乎!夫志均者相求,好合者齐颜,与夫子同之。”

  於是,先生乃舒虹霓以蕃尘,倾雪盖以蔽明,倚瑶厢而徘徊,总众辔而安行,顾而谓之曰:“泰初真人,唯大之根。专气一志,万物以存。退不见后,进不睹先,发西北而造制,启东南以为门。微道德以久娱,跨天地而处尊。夫然成吾体也。是以不避物而处,所赌则宁;不以物为累,所逌则成。彷徉是以舒其意,浮腾足以逞其情。故至人无宅,天地为客;至人无主,天地为所;至人无事,天地为故。无是非之别,无善恶之异。故天下被其泽,而万物所以炽也。若夫恶彼而好我,自是而非人,忿激以争求,贵志而贱身,伊禽生而兽死,尚何显而获荣?悲夫!子之用心也!薄安利以忘生,要求名以丧体,诚与彼其无诡,何枯槁而逌死?子之所好,何足言哉?吾将去子矣。”乃扬眉而荡目,振袖而抚裳,令缓辔而纵策,遂风起而云翔。彼人者瞻之而垂泣,自痛其志;衣草木之皮,伏於岩石之下,惧不终夕而死。

  先生过神宫而息,漱吾泉而行,回乎逌而游览焉,见薪於

阜者,叹曰:“汝将焉以是终乎哉?”

  薪者曰:“是终我乎?不以是终我乎?且圣人无怀,何其哀?盛衰变化,常不於兹?藏器於身,伏以俟时,孙刖足以擒庞,睢折胁而乃休,百里困而相嬴,牙既老而弼周。既颠倒而更来兮,固先穷而后收。秦破六国,兼并其地,夷灭诸侯,南面称帝。姱盛色,崇靡丽。凿南山以为阙,表东海以为门,门万室而不绝,图无穷而永存。美宫室而盛帷□,击钟鼓而扬其章。广苑囿而深池沼,兴渭北而建咸阳。骊木曾未及成林,而荆棘已丛乎阿房。时代存而迭处,故先得而后亡。山东之徒虏,遂起而王天下。由此视之,穷达讵可知耶?且圣人以道德为心,不以富贵为志;以无为用,不以人物为事。尊显不加重,贫贱不自轻,失不自以为辱,得不自以为荣。木根挺而枝远,叶繁茂而华零。无穷之死,犹一朝之生。身之多少,又何足营?”

  因叹曰而歌曰:  “日没不周方,月出丹渊中。  阳精蔽不见,阴光大为雄。  亭亭在须臾,厌厌将复东。  离合云雾兮,往来如飘风。  富贵俛仰间,贫贱何必终?  留侯起亡虏,威武赫夷荒。  召平封东陵,一旦为布衣。  枝叶托根柢,死生同盛衰。  得志从命生,失势与时颓。  寒暑代征迈,变化更相推。  祸福无常主

,何忧身无归?  推兹由斯理,负薪又何哀?”

  先生闻之,笑曰:“虽不及大,庶免小也。”乃歌曰:“天地解兮六和开,星辰霄兮日月颓,我腾而上将何怀?衣弗袭而服美,佩弗饰而自章,上下徘徊兮谁识吾常?”遂去而遐浮,肆云轝,兴气盖,徜徉回翔兮漭漾之外。建长星以为旗兮,击雷霆之康盖。开不周而出车兮,出九野之夷泰。坐中州而一顾兮,望崇山而回迈。端余节而飞旃兮,纵心虑乎荒裔,释前者而弗修兮,驰蒙间而远逌。弃世务之众为兮,何细事之足赖?虚形体而轻举兮,精微妙而神丰。命夷羿使宽日兮,召忻来使缓风。攀扶桑之长枝兮,登扶摇之隆崇。跃潜飘之冥昧兮。洗光曜之昭明。遗衣裳而弗服兮,服云气而遂行。朝造驾乎汤谷兮,夕息马乎长泉。时崦嵫而易气兮,挥若华以照冥。左朱阳以举麾兮,右玄阴以建旗,变容饰而改度,遂腾窃以修征。

  阴阳更而代迈,四时奔而相逌,惟仙化之倏忽兮,心不乐乎久留。惊风奋而遗乐兮,虽云起而忘忧,忽电消而神逌兮,历寥廓而遐游。佩日月以舒光兮,登徜徉而上浮,压前进於彼逌道兮,将步足乎虚州。扫紫宫而陈席兮,坐帝室而忽会酬。萃众音而奏乐兮,声惊渺而悠悠。五帝舞而再属兮,六神歌而代周。乐啾啾肃肃,洞心达神,超遥茫茫,

心往而忘返,虑大而志矜。

  “粤大人微而弗复兮,扬云气而上陈。召大幽之玉女兮,接上王之美人。体云气之逌畅兮,服太清之淑贞。合欢情而微授兮,先艳溢其若神。华兹烨以俱发兮,采色焕其并振。倾玄麾而垂鬓兮,曜红颜而自新。时暧靆而将逝兮,风飘颻而振衣。云气解而雾离兮,霭奔散而永归。心惝惘而遥思兮,眇回目而弗晞。

  “扬清风以为旟兮,翼旋轸而反衍。腾炎阳而出疆兮,命祝融而使遣。驱玄冥以摄坚兮,蓐收秉而先戈。勾芒奉毂,浮惊朝霞,寥廓茫茫而靡都兮,邈无俦而独立。倚瑶厢而一顾兮,哀下土之憔悴。分是非以为行兮,又何足与比类?霓旌飘兮云旗蔼,乐游兮出天外。”

  大人先生披发飞鬓,衣方离之衣,绕绂阳之带。含奇芝,嚼甘华,吸浮雾,餐霄霞,兴朝云,颺春风。奋乎太极之东,游乎昆仑之西,遗辔颓策,流盼乎唐、虞之都。惘然而思,怅尔若忘,慨然而叹曰:

  “呜呼!时不若岁,岁不若天,天不若道,道不若神。神者,自然之根也。彼勾勾者自以为贵夫世矣,而恶知夫世之贱乎兹哉?故与世争贵,贵不足尊;与世争富,富不足先。必超世而绝群,遗俗而独往,登乎太始之前,览乎忽漠之初,虑周流於无外,志浩荡而自舒,飘颻於四运,翻翱翔乎八隅。欲从而彷佛

,洸漾而靡拘,细行不足以为毁,圣贤不足以为誉。变化移易,与神明扶。廓无外以为宅,周宇宙以为庐,强八维而处安,据制物以永居。夫如是,则可谓富贵矣。是故不与尧、舜齐德,不与汤、武并功,王、许不足以为匹,杨、丘岂能与比纵?天地且不能越其寿,广成子曾何足与并容?激八风以扬声,蹑元吉之高踪,被九天以开除兮,来云气以驭飞龙,专上下以制统兮,殊古今而靡同。夫世之名利,胡足以累之哉?故提齐而踧楚,掣赵而蹈秦,不满一朝而天下无人,东西南北莫之与邻。悲夫!子之修饰,以余观之,将焉存乎於兹?”

  先生乃去之,纷泱莽,轨汤洋,流衍溢,历度重渊,跨青天,顾而逌览焉。则有逍遥以永年,无存忽合,散而上臻。霍分离荡,漾漾洋洋,飙涌云浮,达於摇光。直驰骛乎太初之中,而休息乎无为之宫。太初何如?无后无先。莫究其极,谁识其根。邈渺绵绵,乃反覆乎大道之所存。莫畅其究,谁晓其根。辟九灵而求索,曾何足以自隆?登其万天而通观,浴太始之和风。漂逍遥以远游,遵大路之无穷。遣太乙而弗使,陵天地而径行。超蒙鸿而远迹,左荡莽而无涯,右幽悠而无方,上遥听而无声,下修视而无章。施无有而宅神,永太清乎敖翔。

  崔魏高山勃玄云,朔风横厉白雪纷,积水

若陵寒伤人。阴阳失位日月颓,地坼石裂林木摧,火冷阳凝寒伤怀。阳和微弱隆阴竭,海冻不流绵絮折,呼吸不通寒伤裂。气并代动变如神,寒倡热随害伤人。熙与真人怀太清,精神专一用意平,寒暑勿伤莫不惊,忧患靡由素气宁。浮雾凌天恣所经,往来微妙路无倾,好乐非世又何争。人且皆死我独生。

  真人游,驾八龙,曜日月,载云旗。徘徊逌,乐所之。真人游,太阶夷,□原辟,天地开。雨蒙蒙、风浑浑。登黄山,出栖迟。江河清,洛无埃,云气消,真人来,惟乐哉!时世易,好乐颓,真人去,与天回。反未央,延年寿,独敖世。望我□,何时反?超漫漫,路日远。

  先生从此去矣,天下莫知其所终极。盖陵天地而与浮明遨游无始终,自然之至真也。鸲鹆不逾济,貉不度汶,世之常人,亦由此矣。曾不通区域,又况四海之表、天地之外哉!若先生者,以天地为卵耳。如小物细人欲论其长短,议其是非,岂不哀也哉!

创作背景

  由于无力反抗司马氏的暴政,又不肯与朝廷同污并垢,阮籍只有消极避世,同时也接受了老庄一脉的虚无主义思想。这篇文章就是在这种背景下创作的。

作者简介

阮籍(210~263),三国魏诗人。字嗣宗。陈留(今属河南)尉氏人。竹林七贤之一,是建安七子之一阮瑀的儿子。曾任步兵校尉,世

称阮步兵。崇奉老庄之学,政治上则采谨慎避祸的态度。阮籍是“正始之音”的代表,著有《咏怀》、《大人先生传》等。

标签:云雾,鸟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