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格律诗

格律诗

纵横歌

2020-11-20 10:35:35 格律诗 admin
饮千万家酒,踏其快哉风。少年今已成,壮志在心头。曾话宿寒鸦,花庭碍月灯。时如东流水,大浪遏孤舟。远远长路漫,迢迢山水重。君若相见时,烦请勿相伴。泻墨染苍穹,歌赋话蹉跎。梧叶散飘零,芦苇丛堪衰。桃李已尽竭,半冰亦半霜。秋风萧瑟凉,冬雪凛冽荒。

饮千万家酒,踏其快哉风。少年今已成,壮志在心头。曾话宿寒鸦,花庭碍月灯。时如东流水,大浪遏孤舟。远远长路漫,迢迢山水重。君若相见时,烦请勿相伴。

泻墨染苍穹,歌赋话蹉跎。梧叶散飘零,芦苇丛堪衰。桃李已尽竭,半冰亦半霜。秋风萧瑟凉,冬雪凛冽荒。两眼望穿云,方寸风悠扬。常言如初见,那念日方长。情乃水长流,但闻梨花香。冬至天地寂,春时且还长。

一世虽短促,奈得名流芳。莫化一株草,甘心衬花红。应作春时雨,摇曳舞微风。未至先遥盼,时过众期望。更有归来燕,比翼还相见。宁成一孤舟,不作群栖鹜,百舸争流日,能见余出征。孟子之词宗,万世之歌颂。右军之手迹,后人皆奇称。未曾到江南,却晓江南趣。

不知苦寒里,诗情纵洋溢。赣江栏杆空,落霞孤骛去。彩彻和明区,曲水流觞尽。无人赴伟践,童子终无知。满腹旧时水,尽倾江河中。常常华胥引,子安叹息声。怎晓两千年,复闻纵横歌。

标签:相伴,壮志